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墨轩文学 > 玄幻 > 厄诡游戏 > 一、叶菲的存在

厄诡游戏 一、叶菲的存在

作者:乐西橙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2-28 13:56:28 来源:笔趣阁biz

随着怪异消失在现实世界,那占据了整座南城的【领域】开始快速消退,时间的法则也仿佛雪遇初阳,无声无息间蒸发。

空气重新开始流动,狂风在千米高空中来回激荡。

灿烂夺目的阳光劈进那一道道云海的“裂痕”中,将浓重阴云融化开来,照亮漫天的雨幕。

一道灿烂的彩虹,横跨在南城之上。

而在这彩虹之上,是随风起舞的灰黑色齑粉,如同暴风雪,在空中旋转不休。

高达千米的“宝木遥”屹立在南城之上,周身缠绕着雨水、大雪和云雾,垂落在身侧的手中兵刃已经开始悄无声息地解体。

不止是兵刃,在连续砍出那几刀后,她的整个身体都开始解体,在渐渐晴朗的天色下,化作一缕一缕的红色丝线,随风飘摇。

“宝木遥”并没有挣扎,只是凝视着眼前那一大片不停燃烧着的黑色火焰。

此刻的她其实并没有完整的意识。因为组成她的半透明丝线,本是不带一丝杂质和意识的纯粹之物,只是在接触到“宝木遥”或者该说是叶洛之后,才染上了宝木遥的形状和叶洛的意识。

所以,此刻的“宝木遥”只是怀着一种执念——必须要斩碎灰鲲,并在它体内寻觅到某物。

但只是,随着灰鲲的尸体完全燃烧殆尽,化作一片黑色海洋,她大半个身体业已分解为千万条丝线,在雨水和雪幕中随风飞舞,她依旧没有看到她想要的。

但就在这时候,却有一道人影倏然从那团黑色火焰中落下。

短发飞舞,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周身裹着层层黑色粉末,在虚空中拉扯出一条黑色的痕迹,向大地重重砸去。

“宝木遥”眼神波动,伸出仅剩下的那只手,试图去接住那位坠落的少女,却在触碰到她的一瞬间,掌心彻底崩解成了千丝万缕,让那位少女直接穿过了她。

她立刻上前,却在抬步的一瞬间,整个身体轰得一声炸开来,化作万千丝线,在空中飞射、融化、消散,仿佛一场盛大的烟花。

而少女也在这落幕的烟花中,势不可挡地向地面砸落。

千米的高度,就算是铁做的砸下去也不成人形了,更何况血肉之躯?

但少女终究没有变成一摊血肉。

只因为在那红色烟花中,仍有几缕丝线并未彻底融化消散。

一根,两根……五十根……一百根……一百三十八根……一百四十九根……

足足一百四十九根红色丝线,在空中来回穿插,仿佛被一只无形银针勾起,穿过那一片片灰黑色的齑粉,编织成了一头粉色鲸鱼。

那鲸鱼不过一般海豚大小,活泼而又调皮地空中打了几个转,便倏然向下俯冲,游至那坠落少女身下,略微一沉便将其牢牢接住。

粉鲸托着昏迷过去的少女落在南城某处公园的长椅之上,便迫不及待地一个摆尾,调头向天空飞去,同时口中发出欢愉快乐的清鸣声。

还有一个对它——或者该说是她们——而言更加重要的人,也在坠落。

但飞到一半,它却倏然停下了动作。

悬浮在半空中,视线扫过四面八方,小小的眼睛中流露出一抹深深的茫然。

只因为,那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

……

叶菲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梦中是一片漫无边际的灰色海洋,只是那海水散发出来的并不是海盐的咸味,而是血肉一般的腥臭味。

灰色海水波涛汹涌,将她淹没。

她虽然觉得难受,但却不至于痛苦和绝望,只因为她手中的一台“手机”,散发出莹莹的光芒,庇佑着她。

但那手机似乎在被她捡到之前就已经经历过了一场“大战”,遍布伤痕,而此时随着那灰色海洋的挤压,那手机散发出来的莹莹光芒也开始逐渐消退,那强烈的窒息感也涌了上来。

光芒一点点微弱,生命也在一点点流逝。

而就在叶菲濒死之际,忽然感觉到那强烈的挤压感豁然一清,就仿佛大坝泄洪一般,身体的窒息感也戛然而止。

她迷茫,只以为是回光返照,却在此刻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让她瞬间热泪盈眶。

那是叶洛的声音——

那声音似乎从遥远的天际传来,闪闪烁烁,但叶菲却精神一振,无比确信那一定就是叶洛的声音。

她身陷在这荒谬绝境之中,比死亡更加痛苦的是时时刻刻的窒息感,而她之所还没有因为过于痛苦而放弃生命,只因为每当她想要就这么死去的时候,脑海中就会陡然出现了叶洛的身影。

“既然我念叨了这么多次,如果前来拯救我的不是阿洛,那你小子是不是也太不够意思了?”

念头刚起,她还来不及挣扎,就忽然绝望地感觉到她的动作定格了——有另外一股更加阴冷冰寒的气息涌入了这变成“空壳”的大海之中,将其占据。

她只来得及将袋中的一只粉色纸片小熊抛出去,便瞬间失去了意识。

等她再次醒来时候,却出现在了一片公园的黑色铁质长椅上。

身旁是掩映的树林,风吹树叶沙沙响。

脚下是一条湿漉漉的青石板小路,伸向几米开外的灌木丛后。

她忽然觉得这一幕很眼熟,似乎在什么时候也见过。

她站起身来,顺着小路向前走,拨开挡在身前的树枝,走出小路,豁然开朗。

一片小巧而静谧的湖,便出现在她身前。

湖水清澈,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轻飘飘的雨点,黑色的雪花,还有淡红色的烟花,一同纷纷扬扬地落在湖面上,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这瑰丽而又神异的一幕,并不能让叶菲愕然。

因为在看见这湖水的一刹那,过去的回忆已然如同洪水,蓦然涌上了她的心头,令她无暇再思考其他事情。

她终于记起来了,这个地方正是她与叶洛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叶洛总以为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他的家中,她晨跑时候偶然救了“煤气中毒”的他。

但实际并非如此,在这之前,叶菲就已经见过了叶洛了。

那天,好像也是这样下着小雨的天气。

那时候的她正经历着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家人的逝去和缠身的罪恶感让她痛苦煎熬。

抱着死亡可以解决一切的想法,来到了这片公园,这片湖水前,试图纵身一跃。

但在湖边静默站立良久,浑身上下被雨水浸湿,她却痛苦地发觉自己动弹不得。

因为只是看着那片湖水,想象着自己沉入水中的画面,就让她心中充满了恐惧,一步都再也迈不出去。

她竟然连结束生命的勇气也没有。

这挣扎了多少个日夜才终于想出来的最后“方法”,竟然也无法让她解脱,她万念俱灰、痛苦不堪,就要退出公园。

却在走进小路后,忽然听见身后有声音。

她转过身来,拨开树枝,就看见在湖的另一侧,一名黑发少年,坐在轮椅上,驶近了湖水。

加速,靠近,最后在她颤栗的双瞳中——

一头冲进了湖水中。

在那一瞬间,黑发少年冲进湖水中的身影深深地定格在了她的眼瞳中,猛烈地冲击在她脑海里。

毫无理由地,眼泪夺眶而出。

她原本死寂的心,仿佛被打入了一剂强行针,强烈地鼓动了起来。

“不要死!”

她猛地向黑发少年冲去,却因为湿滑而重重地摔倒在了青石板路上,顺着下坡的草地,连滚了好几个圈。

鲜血在膝盖上流出,疼痛刺激着神经,雨水与泥土在身上铺开。

但她不管不顾,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把他救下来!

她连滚带爬,终于靠近了黑发少年下沉的地方,一头冲了下去。

然后,被叶洛救了上来。

……

……

“这是我与叶菲的第一次见面。”

“嗯?是不是哪里搞错了,阿洛。”

对话发生在被浓郁灰色迷雾所包裹住的小屋内。

木质的方桌上,煤油灯光芒摇曳,驱散了黑暗,勾勒出一片温暖。

黑发少年坐在椅子上,后面说话的是坐在木盒子上仰面看着他的玩偶。

“没有搞错。叶菲并不会游泳,所以最后是我把她从水中拖出来的。”叶洛道。

“我还以为会有‘美救英雄’的戏码呢。”盘起双腿,小灰面上露出遗憾。

这位本名为“灰烬”的厄运之神,似乎很乐意听见一切叶洛“吃瘪”的消息。

“某种程度上来,确实如此。”迎着小灰疑惑的眼神,叶洛说道,“在叶菲看来,我为了救她,放弃了结束生命,所以她确实是‘救’了我。虽然实际上我是‘不死’的。”

说出“不死”二字的时候,叶洛眼中闪过一抹奇怪的眼神,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可是叶菲为什么会想要投湖呢?”小灰问。

“在叶菲‘死去’后,我曾经向她的母亲了解过情况。其实原因并不复杂。”叶洛缓缓说道,“那是一次口角之争,争论的主题不过又是老生常谈的学习成绩,叶菲气冲冲地摔门而出,她的哥哥跟在身后追了上去。

“其实这样的戏码在之前也曾经上演过好几次了。只是‘不幸’似乎总是会在日常生活中掀起波澜——在穿越车流如梭的马路时候,叶菲的哥哥被车撞死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在叶菲心中炸开一个大洞,但向那大洞中灌入剧毒的却是她妈妈抱着尸体嚎啕大哭时候的一句话——‘如果不是因为你,你的哥哥就不会死了’。”

小灰静静听着。

“这句话只是叶菲母亲的无心之言,只是一个单亲母亲好不容易将一儿一女拉扯大,却人到晚年痛失爱子的悲痛下所产生的冲动。但对于叶菲而言,却将她的行为定了性——是她害死了她的哥哥。”

“罪恶感压在她身上,折磨着她,她想死,却又没有结束生命的勇气。直到在那湖边遇到了我。

“她‘救’了我,却不如说是救了她自己。因为她又重新找到了活下去的勇气,以及活下去的目标——她想要拯救我。”

小灰看着他,轻声说道:“所以阿洛你早就知道叶菲就是湖边的那个女生?”

叶洛道:“也不算太早。那是煤气中毒的第二天,我在医院醒来,她冲进房间,用力抱着我的时候。她一边哭,一边笑,就像是看见她最好的朋友醒来。我就知道了,我应当不是第一次与她见面。”

“这么说来……阿洛你是故意的?”小灰忽然瞪大了眼睛。

“你指什么?”

“就是那个湖边呀——你是早就知道叶菲所遭遇的厄运,所以主动前往湖边,故意在她面前结束生命,诱导她主动救你,以此打破她内心那股绝望的吧!”

小灰越说越觉得有可能,干脆跳下了盒子,跑到叶洛身边,兴奋道:“然后你就一直佯装‘想要结束生命’,叶菲的‘目标’也就一直不算完成,她也就始终不会想要结束生命。”

“小灰你——”叶洛露出古怪的眼神。

“怎么样!阿洛,我是不是猜对了?是不是很聪明!”她叉起腰,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

“——你不当网络写手真是可惜了。”

叶洛伸出手,轻轻弹了弹她的额头。

小灰吃痛地捂住额头,“网络写手死路一条,傻子才写小说。累死累活地写,没人看,饭都吃不起,还不如去搬砖。”

“这我倒是赞同。”叶洛点头。

“这么说我猜对了?”

“完全不。我早说过了,我虽然对解谜之类的脑力活动有兴趣,但总体上来说是一个相当冷漠和懒散的人。”叶洛打了个哈欠,“我才没兴趣费心费力地跟在一个陌生少女后面去公园,而且还要大阵仗地假意投湖,就是为了让她放弃结束生命的思想——多么无聊的人才会做出这种事情?”

“你就是这么无聊的人啊。”小灰嘀咕道,“傲娇阿洛。”

“你说什么?”叶洛直起身子。

小灰见状立刻转换话题:“对了!阿洛,所以最后叶菲的那个任务怎么样了。就是那个填空题,【叶菲的死因____】。”

“没了。”

“没了?”小灰愕然,“没了是什么意思。”

“没了的意思就是那个任务取消了——大概是因为灰鲲消失,叶菲也被救出来了吧。”叶洛一脸平静道。

“这不合理啊。【系统】颁布的任务,怎么可能会取消?”

“这说明这个任务本来就不是【系统】颁布的吧。”叶洛淡淡道,“这个任务,在我看来,就是一个鱼饵。”

“鱼饵?钓什么的鱼饵?灰鲲?”

“不是灰鲲,而是——我。”叶洛指了指自己,“如果没有这个任务,我就不可能会前去花鸟市场,也就不会遇到心愿,也就不会杀死灰鲲,也就不会遇到那只未知怪异。一切的开端都是‘叶菲的突然消失’,但小灰你想一想——在整个事件中,所有的角色都有其存在的理由。但是叶菲呢?”

……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返回首页